王燊超-亚冠已拼尽全力没遗憾 减少失球成绩或更好

王燊超:亚冠已拼尽全力没遗憾 减少失球成绩或更好 亚冠赛场上被神户胜利船挡在八强门外,上海上港正在等待回上海航班的消息。作为球队的中方队长,后卫王燊超接受了新闻晨报·周到记者的采访,回顾了球队的亚冠之旅,还有整个2020赛季。  记者:在艰苦的小组比赛中获得出线权之后,球队在淘汰赛上是不是身体和精神上都非常疲劳了?  王燊超:在这样的密集的赛程下,疲劳是肯定的。中超第二阶段刚结束,没有很多的时间调整,马上到多哈踢这样一个高强度的比赛,球队又是在一个实力非常强劲的小组。能够获得出线,我觉得对我们整个球队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鼓舞。但是因为在这样一个16天六场比赛的赛程,又要面对非常有实力的对手,对球员们的消耗肯定是非常大的,所以说,精神上和身体上肯定是有一定的疲劳。最后在这样一个淘汰赛,我觉得我们只要尽全力,不留遗憾就行。  记者:你觉得这次的亚冠比赛球队虽然出局了,但有什么样的收获吗?  王燊超:在今年这个特殊的赛制下,每场比赛肯定会有一定的轮换和调整。这也让那些平时比赛机会少的一些替补球员,还有年轻球员有了更多的机会,能够让他们在场上去表现自己,去证明自己。通过这几场比赛以后,这些球员累积了经验,得到了锻炼,为我们明年的联赛也打下了一定基础。他们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去提高,对我们整个球队的整体实力也会有一定的提高。  记者:亚冠结束意味着整个赛季也结束了,你会如何总结这个赛季球队的整体表现?  王燊超:今年这个赛季,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难总结的赛季。因为不管是联赛也好,还是亚冠也好,都是一个赛会制,都是要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去踢好几场非常高强度的比赛。可以说,踢到后面,每一场比赛都是相当于决赛一样来踢,输了就被淘汰,所以每场比赛的偶然性就会非常的大。你很难去保证每场比都有一个非常好的状态和非常好的体能。  我对球队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,因为在今年这样一个非常特殊、非常困难的一个赛季中,联赛和亚冠的每场比赛我们都是用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。我觉得只要我们做到这个,不管最终结果如何,都还是能够抬起头来去面对的。因为就像我前面说的,我们很难去保证每场比赛都有一个非常好的状态和体能,一个很高的专注度。在这种情况下,大家还是能够咬紧牙关拼搏到最后。  记者:今年赛季,你觉得球队哪些地方应该做得更好一些?  王燊超:今年我们在联赛和亚冠当中,刚开始的阶段在失球数上面还是控制得不错,比较少。但是随着比赛的进行,打了很多的比赛以后,球队上下在精神、体能和专注度上都有一定的疲劳。往往就是,踢到后面的比赛,在失球数上要比之前增加许多。如果,我们今年能够在这种非常困难、非常疲劳的情况下顶住,更好地减少失球数的话,或许最终的成绩可能会再提高一步。  记者:整个赛季有什么给你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事情或者比赛?  王燊超:今年给我印象最深的比赛,就是亚冠小组赛背靠背和横滨水手第二场。因为在来踢亚冠之前,可能外界对在死亡之组的我们都不是特别的看好。但是我们还是在这样一个非常困难的情况下,尤其是第一回合和横滨水手的比赛输球丢掉了出线的主动权后,顶住了压力。在非常疲劳和非常艰苦的第二场比赛中战胜了对手。  记者:对于上港队的球迷想说一些什么,尤其是亚冠赛场他们无法在现场?  王燊超:今年因为疫情,中超和亚冠都是在封闭的环境下进行。尤其是亚冠,尽管球迷不能够到现场来观看比赛,但是每场比赛结束以后,还是能够在网络上感受到球迷对我们球队的关心和支持。也非常感谢他们能够在这样一个特殊,也是非常困难的一个赛季中,继续保持着对球队的关注和支持。  然后想对他们说:“不管你们能不能是否能够到现场来为我们加油和助威,球迷和我们球队永远是一个大家庭,你们永远在我们心中。”  来源:周到上海作者:俞炯 + Read More

霹雳舞女孩的奥运梦想 莹子有望参加巴黎奥运会

霹雳舞女孩的奥运梦想 莹子有望参加巴黎奥运会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  8年前,莹子在西安的广场上炫耀刚刚学会的街舞动作时,没想到它会成为奥运会项目,更没想到自己有可能代表中国参加巴黎奥运会。  “我太开心了。”当听到霹雳舞确定成为巴黎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时,莹子通过电话告诉记者,“我感觉现在有了一个更高的目标,希望能够进入国家队,代表中国在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。”  莹子本名曾莹莹,霹雳舞是一个很酷的项目,对练霹雳舞的人的称呼也很“酷”,女孩叫B-Girl,男孩叫B-Boy,他们每人都有艺名,即使在很多正式比赛中,他们也都以艺名参赛。  记者认识莹子是去年在布达佩斯举行的首届世界城市运动会上,她是参加霹雳舞比赛唯一中国队运动员。霹雳舞是六个正式项目之一,也是最受欢迎的一项,每场比赛舞台周围都被热情的观众围得严严实实。莹子那次的成绩并不太好,在16进8的比赛中出局。  莹子从小喜欢运动,田径、篮球和游泳项目都有所涉猎。14岁时,她被广州的一所体校选中,练习田径七项全能,一年后回到西安上高中,专攻跨栏和三级跳远,后来以体育生的身份考上宁波大学。  上大学前的那个夏天,莹子一次偶然机会接触到了街舞,她试着玩了一下,立刻就被吸引住了。  “其实一开始就是瞎练,我们就在广场上玩,周围总是有好多人看,感觉好酷。”  上大学后,学校里有街舞社团,莹子就跟着学长们练,氛围也很好,于是就坚持了下来。慢慢地,莹子会掏钱去参加城市里一些舞房组织的比赛。2015年,她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霹雳舞冠军。  “奖金有几百块吧。”那个比赛不分男女,能够拿下冠军,让莹子非常高兴。  后来她也参加一些规模更大的比赛,但直到去年在南京举行的世界霹雳舞锦标赛,她才真正被圈内的人熟知。当时她一路过关斩将,拿下第四名,她也是唯一闯入淘汰赛的中国队选手。于是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邀请她代表中国队参加了世界城运会。其实世界城运会上的对手大都参加过南京世锦赛,莹子说,主要是时差问题影响了她的发挥。  家人一开始并不太支持莹子练霹雳舞,倒并不是因为一个女孩子在广场上蹦蹦跳跳看上去“疯疯癫癫”,而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个项目吃的是“青春饭”,家人希望她找个“像样”的工作,譬如体育老师之类。自从世界锦标赛拿了第四名后,家人的态度发生了转变,现在全力支持她。  莹子最近半年一直没闲着,她在国内参加了很多比赛,“除了获得一个亚军外,其他都是冠军”。她下一个目标是代表浙江省参加明年的西安全运会。  当然,莹子离不开霹雳舞,还在于它本身的魅力。“它不像田径一样枯燥,听着音乐,你不断思考自己的动作,不断挑战自己。由于动作非常非常多,你学会了之后,还要不断思考动作的变化和连接,很刺激,很酷炫,花样非常多。”  过去三年,莹子明显感觉练霹雳舞的人多了起来,现在很多小朋友家长的观念已经明显改变了。她相信成为奥运会项目后,霹雳舞的前景会越来越好。(完) + Read More

申花滞留6天开销150万 若国安出局还有更麻烦之事

申花滞留6天开销150万 若国安出局还有更麻烦之事 中超4强的申花、恒大和上港相继结束了亚冠征程,只是3支球队目前都滞留多哈,等待着包机的批复,其中申花已经苦等了近一周。  当初足协召集参加亚冠的4支球队在苏州召开协调会时,4队都表达了不想前往卡塔尔打亚冠的想法。除了最初亚足联给出了防疫措施相当简单,球员的健康无法得到保障之外,回国问题也是4支球队所担心的。  后来,中超4强应中国足协的要求,派主力出战亚冠,俱乐部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。对于出战亚冠联赛的球队,亚足联给每队的交通补贴是6万美元,同时每天提供9单11双共20间房间,以及29人的餐食费用。球队淘汰之后,亚足联不再提供房间和餐食补贴,所有费用需自理。  以申花为例,球队是于11月15日抵达多哈入住亚足联指定酒店的,一直到小组赛淘汰出局,总共住了19个晚上。而从淘汰出局到现在,申花又住了6天,这6天全部需自费。因此,单单在多哈的酒店住宿以及餐费、洗衣等费用,总共已开销达150余万元。  包机的费用就更是昂贵。从中国到卡塔尔需飞行约10个小时,所以球队都是包了宽体飞机,费用相对更高。亚足联所给予的6万美元补贴,显然是远远不够的。  花了数百万元倒是其次,最关键的是,在连续征战中超和亚冠之后,队员已是身心俱惫。从7月25日中超联赛开始至今,除了联赛第一阶段与第二阶段之间有一个短暂的假期之外,球队基本上都处在封闭隔离的状态中。如今比赛已经全部结束,却还滞留在异国他乡,日子就更是难熬。恒大球员黄博文在社交媒体上写道:“啥时候能回家啊。”钟义浩晒出酒店外景照片,并配文:“哎,什么时候才能回家。真的是无家可归的孩子啊!”  如今更为麻烦的是,一旦接下去国安不敌蔚山现代被淘汰,那么中超4队所下榻的酒店就要解除隔离,对外开放营业,接待其他的客人。12月8日,卡塔尔新增新冠病例达295例,因此中超4队所面临的防疫压力也将越来越大。  来源:周到 + Read More